九畹滋兰

言语能传千万里外,愿我的言语令彼此增长智慧与爱,愿我的言语如钻石般美丽,如花朵般可爱

大家玩的其实已经分好层次了

作者:石勇

英国诗人艾略特说:4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但它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季节。有很多东西,会从残忍里突破出来。

4月4日,快手被管理部门约谈,要求对它近期暴露出来的诸如「00后怀孕生子」等问题进行整改。快手APP也在安卓手机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4月6日,快手发了整改声明,CEO宿华以前所未有的姿态作了检讨,直言快手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社区运行用到的算法是有价值观的,因为算法的背后是人,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算法的缺陷就是价值观上的缺陷。

快手因此急招3000人审核团队,党员团员优先。后又将审核团队扩大到5000人。

宿华的话才说了几天,沦到今日头条了。

4月10日,管理部门以迅雷不及掩耳(并不盗铃)的方式,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等低俗视听产品,并要求今日头条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产品。显然,管理部门也剑指「抖音」。

4月11日,今日头条创始人、CEO张一鸣发布致歉信,称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他表示,要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的6000人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

所以你看,谁说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等专业除了考公务员外没有较好的就业门路?快手和今日头条至少都要15000人的队伍嘛。其它互联网类的公司要坚守核心价值观,要的人还要多很多。

在张一鸣发布致歉信的同一天,在美国,脸书的扎克伯格因为数据泄密事件,正在接受国会质询。显然,我国的相关管理部门和美国国会,不可能事先协调在同一天行动的。
我并不认识张一鸣(知道名字显然不叫认识一个人),但在北京的一次大会上见过他一次,而且还因为是属于同一个「界别」的缘故。在这一面之缘中,我注意到他话并不多,显然不属于「长袖善舞」的那种,甚至还有点腼腆,但因为聪明、资本、身份的加持而充满自信。一看就是自卑型性格中极聪明的「工科男」。

这些人基本会认定技术万能,不会去考虑什么「价值判断」的事。当年的快播王欣所说的「技术无罪」,虽然有点夸张,但基本上也是某些「技术派」的共同心声。

事实上,在去年,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张一鸣都坚决地说:

我们不是各媒体公司,因为我们不创造内容,我们不发 表观点。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是为了解决(信息分发)问题而创办的。

他所说的话,一半是真心话,他确实就是这样认为的;但另一半,也是一种博弈策略,不是「媒体」,那就不用像中国的媒体那样受到非常强有力的约束。

我不知道搞技术的张一鸣有何方高人作为他的智囊,但在去年都说这样的话,是很不明智的。「意识形态领导权」都提了几年了亲,在媒体、公知、律师、娱乐明星这些领域之后,剩下的就是用户以上亿级别来算的互联网了!

这块影响力恰恰最大的领域,可以是核心价值观的「观外之地」吗?

不要告诉我,互联网大佬们不懂政治,不懂「社会控制」的路线图。

从这点来看,张一鸣们的致歉声明中,强化审核团队其实只是作了一个迎合的姿态。「进一步深化与权威媒体合作,提高权威媒体内容的分发,保证权威声音有力传播」,这句话,才算是政治觉悟及格。

快手、今日头条等都太有影响力了。以今日头条来说,一年的广告就超过500亿,日活跃用户就达1.2亿。这么有影响力,难道不关心你是不是传递了权威的正能量声音?把话说明白就没意思了,等于假定大家并没有理解特定政治社会语境的智商。

我拒绝对快手被要求整改,今日头条的「内涵段子」被关停等发表评论。有些东西是不会获得「言论自由」这一权利庇护的,比如「00后生子怀孕」这样的内容,它已突破了「言论」底线。但有些东西,把它关了,那是某些人的权力。只是权力而言。

不过我倒是发现,这些事件还有另外的效应。

有人说中国的傻子,一半在快手,一半在抖音。其实要我说,中国的傻子,是细分在快手、抖音、娱乐(明星、节目、电视剧)、今日头条、游戏这五个领域里。按传说中的那种「奶头乐」理论,这五个领域是负责给社会中下层提供奶头的,让他们像刘阿斗同学一样「此间乐,不思蜀」。

很有意思的是,这五个领域都有共同的特征:反复刺激社会中下层的那种意淫、八卦、娱乐、白日梦、下流化、自我感觉良好之类的原始欲望,让他们上瘾。这些欲望不能升华,而且必须强化,才能锁定他们。所谓用户「粘性」,这个高大上的商业术语其实翻译一下就是心智被「锁定」的意思。视频的超强「锁定」威力且不说,即使是今日头条的文字,也是根据你的偏好自动推荐给你,让你一直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直到成为马尔库塞笔下的「单面人」。

不得不说,这些「奶头」扮演了固化阶层的功能。他们锁定用户的欲望、偏好、心智、视野,也就锁定了他们的阶层。

认为技术不需要作价值判断的张一鸣们,却扮演了阶层固化的推手这样的角色,而且,正是通过扮演这样的角色让自己成为了上层社会。甚至,越是刺激大众原始欲望,让他们固化在那个与其欲望相匹配的社会阶层的公司,做得越大。这真是一种讽刺。

在写《格商》前后,我观察到的现象是:阶层固化并不仅仅是用权力、资本所掌控的利益结构,形成了一个对社会中下层的排斥网络。它实际上已经进化到了这样的阶段:通过心智模式的固化来固化阶层。这已经有跟美国教育看齐的意思了——劳工阶层的孩子在普通的公立学校,是不需要学习中产阶层和统治阶层孩子在好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样的那种创造性思维和跟提升任何格商的。

所以哪怕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玩的都已经分好层次。社会中下层玩游戏,上快手,看抖音,玩今日头条,看偶像剧。中产阶层看严肃电影,看戏剧,看书,学习各种新知识。社会上层「看世界」,环球旅行,参加各种高端聚会,顺便炮制一些东西来撩拨中产阶层的胃口,来满足社会下层的原始欲望。

这就是我在《格商》里,考察了社会各阶层的内在实力的配置规律后,所得出的论断:所有的失败,首先是头脑-心理-人格实力的失败;所有的成功,首先是头脑-心理-人格实力的成功。而一个醒目的事实是:在人类历史上,从来都是高格商的人统治低格商的人,这个规律极少例外。

格商是中产阶层和社会下层所能拥有的通行证。但我们发现很多人格商根本就不行,比刘阿斗同学的「此间乐,不思蜀」版本更高,非常自我感觉良好。这就带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些人的格高是如何被催眠,并且锁定的?

我发现有两个路径。

第一个是「社会环境」,一个视野狭隘,没有太多营养,甚至恶劣的环境,同化并摧残了一个人的心智,让他形成了面对世界的某种基本心智模式,因而影响到了格商。这种环境司空见惯。比如一个人都30岁了,跟谁恋爱结婚居然都要让父母作主。比如一个社会底层,居然去认同「读书无用」。

第二个就是利用人们的原始欲望赚钱的人所营造的「拟态环境」了。前面所说的快手今日头条和偶像剧们提供的就是这样的环境。这种「拟态环境」其实比「社会环境」还要锁定一个人的心智,因为人沉醉在这种环境里是很舒服的,而且因为反复刺激所以让他永远无法满足,把他拽离这种环境要遭到他远比拽离「社会环境」强烈的心理保护。

对完全沉醉在「拟态环境」的人我表示无能为力。不过,从「社会环境」开始,揭开一下有哪些东西形成了对每个人自我提升的阻碍,社会运作机制是什么,我们如何形成个人实力并从中突破,我倒想揭示一下。我想从一个宏观的社会变迁角度,以及我们的自我面对这个世界,要具备什么样的心智模式去思考。

「环境」这一因素,对我们影响极大,在心理上、认知上、人生前景上都命运悠关。用那些鸡汤的说法,换环境其实就是换圈子,换层次,实际上也是在心智上换一种存在,换一个阶层的预演。而在这个过程中,牵涉到一个人的自我和世界关系的重新定位。

有一些朋友曾经想让我对「低智商-高欲望」社会作出更多的讲解。其实我在千聊里已经讲了。另外,前面所提到的提供「奶头」,恰恰也是用迎合高欲望锁定低智商。我不再涉及这个现象。而是想在这里回应一下另外一些朋友的关切,对最关键的心智模式、格商的操作提供分析和思路,使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中,无论环境怎样,都拥有一种突破出来而不是被锁定的实力。这算是对《格商》这本书一个额外的操作手册。

由于话多,且语音是最好的方式,在千聊讲。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