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畹滋兰

言语能传千万里外,愿我的言语令彼此增长智慧与爱,愿我的言语如钻石般美丽,如花朵般可爱

薛版也是非常出色的一版梁祝小协版本,我大学时学小提琴的男友向我推荐的梁祝小协版本就是薛版。

薛版的诠释方法跟新中国第一代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俞丽拿比起来,属于较现代的风格。

俞版很不交响乐,倒有点像室内乐合奏,整体比较平缓,起伏不大,而且俞版是把小提琴当成民族乐器来运用,大量的滑音来惟妙惟肖模仿曲目创作所取材的越剧唱腔……每个版本都有不少拥趸,也都有各自偏好的侧重点,有时甲之醍醐恰好就是乙之砒霜,反之亦然,所以我就不评价俞版这样的处理方式究竟好不好了,免得得罪人,只能说跟我自己的口味不是很合😝

盛版和薛版是我比较喜欢的(可见我偏好情感冲击力强、戏剧张力大的处理方式,我认为那样比较“交响乐”😉),两版的区别在于,盛版特别富于歌唱性(像是一直在用小提琴唱出所有的故事情节和情感),所以是我最喜欢的😝,我自己小时候弹琴就偏好把旋律优美的地方节奏强弱快慢处理得具歌唱性。薛版一开头就听出来比盛版拉得快(要有歌唱性肯定就不能特别快,而且盛版有的地方还略有拖拍以求充分抒发情感),薛版并不在意歌唱性这种特质,而是采用以乐音来形成意象、氛围的方法来叙述和推动整个曲目进展,可以类比于电影的手法。所以盛版大致上属于梁祝小协的“歌剧版”,薛版是“电影版”😜

薛版听得出来技术上更胜一筹,但以音乐本质的追求而言,技术上更好是否就能更完美的表现乐曲内涵,一向属于见仁见智的争议点,总之盛版和薛版令我忆起自己小时候练琴的一个恒久迷思:真纯而直接的表达最具有感发的生命力(盛版有此优点),用心构思润饰虽然可以更精致微妙,但必然相应的损失最能触人心弦的感染力(薛版的长处和不足),所以到底怎样把握一个最恰当的平衡点,我自己一直对此都没能找到安顿处😝

评论(1)

热度(2)